房天下APP

扫码或在应用市场

搜索“房天下”下载

上一页 |1
/1页

主题:《天碑前世今生缘》乞求的蝴蝶&风四海

[复制链接]
举报 X

风四海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2 09:56:09 |只看该作者
楼主
小的初到贵地,拜山拜水拜码头先~~~



序言 


    人都说一死万事空,其实,很多事情都一直存在的,不堕不灭,无生无死。 


  我只是天上碑里的一个灵魂,一个四处漂泊的灵魂。可算是天上地下最低贱的生物,只能在黑暗的地狱里生活,****永世。 


 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奈何桥边徘徊,这里除了偶尔经过孤魂野鬼和怪物的幽灵,什么都没有,什么也不会有。我经常呆呆的坐在奈何桥边,呆呆的看着孤单的魂魄,孤单的飘来。天天,月月,年年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 

  有一天,阎王壮壮把我叫去,因为我已经在奈何桥徘徊了100年,他让我做了勾魂使者,说是前世我一定还有未了的情掾,于是他决定让我有机会去天上碑看看。 

  来到世间真的感觉好棒,什么都有,虽然有点陌生。可比起那阴沉和黑暗的地狱简直就是梦一样。可惜我每次去人间都是半夜,而且都是去拿别人以及怪物的魂魄。时间长了,我才知道象我这种人,不,应该是鬼魂吧,是他们最害怕最痛恨的,因为我们一去,就意味着他们生活的结束。除了义庄的婆婆,没有一个人喜欢和我接触。没办法只有苦笑,为什么他们相信命运,又害怕命运,顺便连我们也恨了进去。 

  时间流逝的很快,转眼之间又是100年过去了,阎王壮壮对我说,你已经有200年的道行,等到你有500年道行的时候,你就能选择是到天上碑轮回,或者在地狱修行,还可以做一个神仙。真的好开心,开心似乎要掉眼泪了,可惜鬼魂是没有眼泪的。 

在这最后的时间里,我特别努力的做着该做的每件事,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,我不会选择地狱,也不想做神仙,我要去轮回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只是我知道我应该去天上碑....... 

一天,做完了该做的事,心底有着丝丝牵挂,一个人走到奈何桥边,远远的看着有一个影子漂浮在桥上,是一个很颓废的男人。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停留下来,即使有还未了结的事,他也应该走过去。不该停下来的。 

在看清他的面孔的刹那间,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……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俊美的脸,有一丝丝熟悉的感觉,却又不知道在哪见过,我只觉得自己的脚好象不受控制了…… 

  回去查看了他的记录,他叫深蓝SAHA,是枉死的,不能投胎转世,只能住在枉死城。一下子特难受,我问阎王壮壮可不可以让他去投胎。壮壮发了火,骂了我一通,骂得我浑身发抖。。垂头丧气的把他送去枉死城,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。可心里我恨死壮壮了,这可是我来这里这么久第一次求他。到了枉死城,我让他进去,走进城去。我目送着他远去,这时,他回头看着我,又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。”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城门,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。 

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我惊奇的发现我还挂念着他。于是我偶尔就会跑到枉死城去,希望会看到他。我发现他经常跑到望乡台去,在那里看上一整天,然后离去。我看的出他有太多的无奈,他贪恋着天上碑里的一切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到他的时候,我都会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…… 

  春天已经逝去,零落的花瓣已经化做漫天的飞雪,天际陪伴着灿烂的落霞,远去的已经消失在如水的眼眸,他早以烙上了我的心头。无意间,有一种隐隐心动的心绪却似乎依然萦绕心头,不曾随离去。 

  有时候呆呆的看着他,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伤心,失落一直萦绕在我心头,就像人间的酒,劣酒苦涩,心里却感觉不出是什么滋味。,我不经意问义庄的婆婆,枉死的人怎么样才能投胎。她说需要因果。我问什么是因果。她告诉我因果其实也就是代价,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机会让给没有机会的人,那么就可以投胎了。这机会白痴也不会愿意让给别人的。 

  终于有一天,壮壮把我叫去,说我已经满了500年的修为。问我选择什么。我说我愿意去投胎,他问我愿意去哪里,我说我愿意让深蓝SAHA去投胎。壮壮瞪大了眼睛看着我“如果你放弃500年的修为就要重新做一个鬼魂。你脑袋灌水了?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要让给一个和你毫不相干的人?”我说:“我愿意!”说完,我静静的离开了,这时我的心里很平静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…… 

  送走深蓝SAHA的那一天,我偷偷的看着他,直到他喝了孟婆婆的汤,上了转轮台。远远的,我已经看不到他了,我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,望向远方。孟婆婆惊奇的看着我,慢慢叹了一口气,继续摆弄她的汤,而那一天,已经重新成为鬼魂的我却差点掉下了泪…… 

   

  我又变成了一个鬼魂,天天都会去奈何桥头,去看看。我相信,总有一天,我能再见到深蓝SAHA。。。。。

--------乞求的蝴蝶

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序言

    很多人都相信命运。
    命中有时终需有,命中无时莫强求。
    而对我来说,是种有则有之,无则无之的感觉。
    直到那一天。。。

    我出生在海边的一个渔村里的村长家中,村中有十几户人家。日出时出海撒网,西落前收网回村,一年四季,终年如此。小时候,爹爹出海打鱼,我就常常坐在海边,等爹爹载满鱼儿打网回来。久而久之,喜欢上了深蓝色的大海,深蓝色的天空,于是给自己起了“撒哈”这个名字,而撒哈正是家乡语中“深蓝”的意思。
    记得有一天,村里来了几个江湖人,借宿了一晚。第二天他们走后,来了几个官差,二话不说就要把爹爹抓走,我想把爹爹拉回来,却被他们打昏过去,醒来时,发现娘在一旁哭红了眼,爹爹已经不见了。
    没过两天,又来了个官差,说爹爹作为村长私藏钦犯,让我们拿银子去赎爹爹回来,否则就要有杀头之刑了。好凑歹凑,总算准备好了银子和盘缠,准备上城里走一趟。谁知这一走却成了黄泉末路,在途经青风寨的时候,遇上一群山贼,就这样,我死在了他们的手里,倒下的那一刻,我仿佛瞥见持刀的那个山贼的下巴处有两颗红痔。

    夜夜盼君归,莫道君已归黄泉。
    声声唤君回,孤海却无回舟路。


命运

    活着的时候,从未有想过阴间是怎么个样子。
    如今,我却活生生地站在了这里,或许是死生生吧。前面就是奈何桥了,走过了桥,就真正的算到了阴间,此刻踏着的土地还不能算是阴间吧。我低下了头,才发现自己原来是漂浮在空中的,下身部分已经呈透明化,再也看不清自己的肉体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自己只是一具魂魄而已。
    走上了奈何桥,突然间,脖子间感到一阵暖意,奇怪,在这里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我懒散的抬头看了一眼,才发现桥的另一侧有姑娘看着我,蒙蒙中,感觉这张脸很熟悉,但又记不起是谁了。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地朝她的方向走去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突然有种好亲近的感觉。我知道她是阴间的勾魂使者,从看见她站在桥的对岸的那刻起就知道了,但为什么我会对这个勾魂使者产生出如此微妙的感觉呢?其实有些事冥冥之中是天注定存在的,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去了解它为什么而存在,也不必去了解它,只要随着它,让它慢慢发展下去,就必然会知道它的答案。
    她领着我着我在前面走,而我则跟在她的后面,望着她一身的白衣,那是勾魂使者吗?那应该是天使吧,我喃喃地道。
    跟着她来到阎王殿前,她回首打了个手势,意思要我站着别动,然后自己走到了阎王跟前。
    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过阎王,这第十二代的阎王,名字叫壮壮,本以为是个块头很大的角色,却不料是个个子矮矮的干瘪老头。此刻正坐在高高的阎王椅上,听着她的汇报,大概是说我因何入阴间等等。接着不知道她说了什么,引得壮壮大发雷霆,从没有想象过如此瘦小的身体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。
    她好象也被壮壮吓坏了,忙低下头朝我走来,然后朝另一个方向挪步而去,我依然只能跟在她的后面。看着她的纤纤赤足,没有想到鬼魂亦能够有脚,应该是修行的缘故吧,我自己这么猜想。我知道她要带我去的地方是枉死城,一个所有鬼魂们都不喜欢去的地方,在那里,鬼魂们无法再次投胎,然而,我却无法选择,这一切,一切的一切,都是命运的安排。
    人生,从出世的那一刻起,就像已经被命运安排了一样,我们所能做的,只是从一个起点慢慢地走像向另一个起点,任由你如何去改变它,却仍无法逃离轨道。
    当她开口告诉我她和壮壮刚才的争执所谓何事时,我的心有了一层暖意,这里虽然和人间很多方面迥然不同,但一样会有情感。她是我来这里第一个接触到的人,或许更应该称之为鬼,她轻轻地几句话,已经深深地感动了我,一个无依无靠漂泊的灵魂。
    过了枉死城,她留在了城外,目送着我。我走了几步,停了下来,缓缓地转过身子,望着她,一双黯淡却不失神的眸子,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我由衷地说出了这三个字后,便再也没有回头,笔直地进了枉死城。

    春来春去,花开花暖花又结,渐渐地也熟悉了枉死城里的生活。城里有个望乡台,传说中,站在那里,可以看见自己的故乡。于是,我常常会去望乡台,独自坐在台上,眺望远方的渔村,怀念着天上碑里的一切,有点痴。偶尔我会发现她在某处望着我,时而给我一个甜甜的微笑,枯涩的生活也算有了一丝的甜蜜。
    记得有段日子,去望乡台却不曾遇上她。朝九晚五的相处似乎有点习惯了,反而见不着她时有点不自在,再也没有心情去观摩远方。这时一只蝴蝶轻轻舞过,夕阳西下时,余光晒在蝴蝶的翅膀上,和着她的美丽,映射在我模糊的视线里。我伸出右手,让她可以停靠在我的手心里歇息,出乎意料的,她却拍打着翅膀,绕过我的右手,在我的右肩处打了几个转儿,最后停在我的肩上。我侧着脑袋看着肩上的蝴蝶,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她的那双眼睛,无奈而又期待的眼神。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她都没有来,只有依依蝴蝶翩翩踩云而来,而当我每次看见这只蝴蝶的时候,却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她。

    浊阳西下  与依相念
    阮眸如玉  催人难却
    今夕明朝  空负年月
    长延席袖  唯蝶伴舞

    不久,壮壮差人来叫我,很奇怪,以前每次都是她来的,而这次却换了别人。我没有太注意来人的相貌,只跟在他的后头来到阎王殿。
    壮壮看着我,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,对着我说道:“你可以转世投胎了。”
    我一楞,枉死城的鬼魂也能投胎吗?原本打算就这样一辈子活在枉死城了,根本没考虑过投胎。如今,这干瘪老头的一句话,却足可以影响到我的将来。
    壮壮喃喃道:“小子,你真是前世修来的福,原本你无可能再转世投胎,只是有人甘愿用自己五百年的修行来换你的投胎转世。”
    我顿时醒悟了过来,是她用自己的修行换来我的转世投胎。
    对于她,除了感激之外,有爱吗?
   
    茫然间   不知路在何方
    桥断魂处 白衣飘如雪
    彩蝶归   只闻夜夜泣声
    梦琐萦绕 此情待时还   

    临别那天,壮壮领我过了奈何桥,便再也不理我,径直回他的阎王殿,直到消失在黑暗中,我才想起忘了问她的名字,来世若再重遇,却以何为名呢?
    我回过头,默默地望着桥对岸,记得刚来的时候她就站在那里,一身白衣,至今还不曾忘怀。如今,却空荡荡的,好渴望再能见她一面,却又怕见到她的时候,舍不得离开这里。
    残零的枯叶悄悄地散落在桥上,又是一个秋天了,人间呢,也是如此吗?

    我接过孟婆婆给我的汤,一口喝了下去,走向了转轮台。
    没有喜怒,没有哀乐,没有回忆,一切从头开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只蝴蝶翱飞而来,停在桥头上,收敛起她美丽的翅膀,望着桥对岸,像是在乞求些什么。。。

-----------风四海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南山卧牛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2 10:09:25 |只看该作者
沙发

文字优美,写得很动人。如果是原创,建议在前面加上“原”。

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海悦petty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2 10:27:18 |只看该作者
板凳

茫茫尘世中偶尔相遇的两个灵魂,如何才会有熟悉的感觉呢?

前世的缘?

文字娓娓道来,心底温暖又无奈,欢迎来天涯花语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我是淑女我怕谁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2 12:34:30 |只看该作者
4楼

今天冬至,很应景,

写的真好啊,欢迎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想念沙发的土豆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2 12:51:50 |只看该作者
5楼

没有回忆,一切从头开始。

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糖果71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2 15:09:46 |只看该作者
6楼

好长啊

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浪迹天涯.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5-12-23 22:49:17 |只看该作者
7楼

那几个短句相当不错

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
乞求的蝴蝶

等级:
财富:
发表于2006-02-16 18:26:57 |只看该作者
8楼

不是吧?这样也可以? 看在你写的不错的面子~  不跟你计较:) 不错哦 继续努力

:)

正在载入用户签名信息
上一页 |1
/1页

主题:《天碑前世今生缘》乞求的蝴蝶&风四海

[复制链接]
只有登录用户才能在本论坛发帖哦,请 登录 或 注册